2013-2018 全球司鐸聖召概況

305

教會中央統計部研究了2013年至2018年世界上神父人數的演變。期間,這數目下降了0.3%,降至約414,000人。教區神父人數增加了0.5%,而修會神父人數下降了約2%。

梵蒂岡城(亞洲新聞) 根據《教會統計年鑒》,在過去五年來,亞洲和非洲的神父人數有所增加,但全球神父人數卻有所減少,盡管人數不多。

教會中央統計部研究了2013年至2018年世界上神父人數的演變,發現這數字下降了0.3%,降至約414,000人。期間,有43,000名新神父被任命,其中一半在非洲和亞洲,在兩大洲之間平分。

教區神父人數增加了0.5%,而修會神父人數下降了約2%。

2018年《教會統計年鑒》已出版,藉以分析2013年至2018年神職人員和地方教會的人口統計學演變。

從研究神父(教區和修會會士)的地理和功能分佈,提供了一些現象可供思考。

如前所述,全世界神父總數,從2013年的415,348人,減少到2018年的414,065人,主要是在該時期的後半期。然而,在非洲和亞洲,這一趨勢卻是積極的,分別為增加14.3%和11.0%,僅2018年就凈增加2,200名神父。

相反,在美洲,神父人數沒有多大改變,維持在大約122,000名。歐洲和大洋洲是全世界神父下降的區域,分別減少超過7%和1.1%。

就類別而言,教區神父的數目增加了1,300多人,即0.5%,而修會神父則減少了2,600人,即近2%。

從地理上來說,修會神父在歐洲(-8.3%)、美洲(-6.7%)和大洋洲(-3.1%)都減少;而亞洲(+12.8%)和非洲(+9.7%)的修會神父卻增加。

教區神父人數增加的原因是,教區神父在非洲(+16.4%)、亞洲(+10.8%)和南美洲(+2.2%)迅速擴大,而歐洲則明顯下降(-6.7%)。

盡管下降,從2013年的44.3%(184,000人)降至2018年的41.3%,但歐洲仍然是世界上神父人數最多的洲陸。相反,非洲和亞洲,從2013年的22.9%上升到2018年的25.7%。美洲和大洋洲,分別呈現穩定,在30%和1.1%左右。

在2013-2018年期間,有43,000多人被祝聖為神父,美洲佔28.3%,其次是非洲(25.5%)、亞洲(25.2%)、歐洲(20.3%)和大洋洲(0.7%)。

2013年至2018年神父人數下降,部分原因是死亡率高。然而,在這時期,全世界有39,000人死亡,比晉鐸的數目少4,000人。

在歐洲,神職人員是年邁的,死亡人數(23,365人)遠遠超過新晉鐸人數近15,000人。這一下降被亞洲及非洲所增加的人數抵消了,那裡的神父平均年齡較低。在美洲,人口平衡幾乎完全平分。

在本報告所述期間,死亡率差別很大。非洲、中美洲和東南亞的死亡率同樣低於所有其他地區。

在2014-2018年,近6,000名神父離開司鐸聖職,大部分在美洲和歐洲(81%),而其他地區離職較少。

最後,北美洲和中美洲、歐洲和大洋洲,通過來自其他洲陸的移民加入,在神父人數有所增加;而非洲、亞洲和南美洲則因移居他鄉而流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