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煎饼,可否来一些肉?

26

撰文/王安当神父

 

以前在台湾唸书的时候,每一个学期开始之前,修道院总是安排修士们做五天的避静。 我最记得的一次避静是我准备念哲学二年级的那一年。 那一次的学前开学避静地点是在嘉义阿里山的奋起湖。 修士们一大早搭乘火车,从板桥出发前往目的地。 当我们抵达嘉义火车站时,已经是过了午饭时间,但我们还需要赶路,搭公车前往奋起湖。

 

就在我们从火车站出关后,一位修士因为肚子饿的缘故,提议先吃午餐,后来再赶路。 不过,其他的修士坚决要赶路,于是整个团队加快脚步往公车站的方向前进。 就在加快脚步前进时,肚子饿的那一位修士突然发大脾气,说怎么样都好,他现在必须去吃饭,管不着几点抵达避静院。 大伙当然没办法,总不能丢下他一个人不理吧。 我在想,若其他修士依然坚决赶路,而肚子饿的那一位修士则反方向往嘉义火鸡店走去,那将会是怎么样的画面和发展呢? 无论如何,我总结一下心得,人若没吃饱,或者挨饿,再大的理想也是虚设的。

 

出谷纪里,梅瑟在天主的指引下,把希伯来人从埃及带到了旷野里去朝拜天主。 然而,希伯来人到底知道为何要到旷野里去吗? 要到旷野里去做什么呢? 我想,那时候的希伯来人一心只想着赶快离开那一个”鬼地方”埃及,因为那地方简直就是”人间地狱”嘛! 希伯来人心里或者也这么想,埃及人尤其法郎简直就是恶魔,又或者暴君。

 

在旷野里的希伯来人中,我认为不全是真正希伯来人。 他们已经在埃及生活至少也有400年之久了,经过了好几代的在地生活,他们大概都与埃及人有通婚,生儿育女,甚至希伯来人也崇拜了埃及人的各种神祇。 也极有可能埃及人也鄙视,甚至排挤那些与希伯来人通婚的同胞。 爱情就是这么奇妙,即便埃及人知道与希伯来人通婚后,自己的在埃及的身份和地位将会贬为庶人,甚至被归类在奴隶的群组里,他们也在所不惜。 所以,在希伯来人逃离埃及的队伍成员里,夹带着不同文化、种族、甚至是崇拜外邦神的人。

 

每当谈到出谷纪的时候,几乎都把焦点投射在梅瑟和天主,梅瑟和老百姓的互动中,对逃难的群组里的各种民间疾苦甚少提及。 无论如何,这一次我们尝试看看这个身份背景复杂的组合,他们的民生问题是如何与信仰结合的。

 

“民以食为天”,天底下每一个人都要吃饭。 在旷野里漂泊的希伯来人也是要吃饭的。 笔者在上一篇文章”坐在火锅旁”提及了希伯来人在旷野里的一个关键的困难,他们缺乏食物,因此他们抱怨梅瑟在埃及至少有肉锅可以享受,而在旷野里似乎就是去送死的。 在户籍纪里,希伯来人因为肚子饿而哭泣说:”谁给我们肉吃? 我们记得:在埃及我们可随便吃鱼,还有胡瓜、西瓜、韭菜、葱和蒜。 现在我们的心灵憔悴,我们眼见的除「玛纳」外,什么也没有。 」「玛纳」形似胡荽种子,色彩有如珍珠。 人民四散收集,用磨研细,或在臼内捣碎,在锅内煮了做成饼,它的滋味有如油饼的滋味。 夜间露水降在营上时,也降下「玛纳」”(参阅户籍纪十一4-15)。 所以,有饼吃了,还不够,还需要肉。 我们不需要针对他们在食物上的要求给予批判,因为若每一天只叫我们单单以roti kosong(印度煎饼)为三餐的食物,相信谁都会受不了。 总而言之,对于希伯来人所面对的饮食问题,天主都解决了。

 

有意思的是,为何天主总是在抱怨的声浪中才解决问题呢? 看起来天主好像很被动,而且出谷纪描绘了老百姓后悔离开埃及的情绪,简直就好像逃到旷野,却等待死亡的到来。 原以为真的可以自由了,却钻进了另一个痛苦里。 旷野里哪有什么食物可以供给希伯来人的日用粮呢? 看起来,这一次希伯来人后悔自己的冲动,贸贸然地相信了梅瑟,把自己的生命交在自己的冲动和愚蠢里。

 

有一句马来谚语这么说:” Kalau tidak  angin manakah pokok bergoyang”,意思是无风不起浪。 问题的症结点就在于他们是天主拣选的民族,天主要透过这民族的经历,叫世界看见天主的救援,认识宇宙的创造主。 天主就是要在人类的痛苦里,叫人类去发现需要的自由和平安是这个世界无法满全的。 没有食物吃,他们抱怨了。 实际上,不是天主被动,而是天主依然是主动的那一位。 因为就在饥饿的时候,人类才意识到单单靠自己的力量要去改变生命是不可能的。 出谷纪的作者在此凸显了天主的慈悲和宽容,天主早已经知道了人类的困难,一直都在陪伴与救援中。 若天主一直主动提供每日足够的饮食给他们,那么他们就不会感恩,也不会重视天主,甚至他们以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尤其是梅瑟引起了这件事的发生,就有责任为民向天主请命。 所以,他们的饥饿唤醒他们意识到自己的无能,尤其在旷野里,几乎是寸草不生的土地上,要长久生活是不可能的。

Hands stretching around five small barley loaves and two small fish

天主提供希伯来人在旷野里的食粮,也凸显了天主就是生命,没有天主就没有生命。 这就提醒了我们回想

耶稣在旷野里如何以五饼二鱼喂饱群众的奇迹。 重点不是饼和鱼,而是天主的能力,是天主自己喂饱所有人类,是天主在提醒人类,祂就是生命,真理和道路。 好,这里所有的人类自然回应了旷野里逃难的复杂组合的群组,他们都来自不同的背景。 不过,无论是谁都应该承认天主才是生命的主宰。

 

所以,在旷野里希伯来人的经验也提醒今日的世界,天主是生命,祂是神。 今日的世界要把天主贬为无能的神话,这个世界不断抬举人类的聪明,尤其透过许多的研究改变世界的环境,提升人类的各种享受等等。 但这个世界也正在面临全球暖化的危机,人类越想证明自己是神,却不愿意去承认在大环境的各种天灾或地球暖化带来的威胁中,人类需要顺服于天主。 即使到了今天,我们的地球人类还在挑战天主,有些人还怪罪天主说:: “若不是蔑的创造,人类就不会有今天的痛苦。  ”

 

那么,你读完了这一篇文章后,又有什么心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