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心系主旨 环视众人心

221

犹记得在考中六时身子总是力不从心,注意力很难集中。一考完试,整个身子就好像虚脱了,足足病了整个月,整个人瘦到只剩下皮包骨,到处看医生都未见有起色。医生建议验血,报告出来时才得知自己得了甲状腺肿瘤,俗称大颈泡。怪不得虽然我的食量超惊人,但却越吃越瘦!此外,我也很容易出汗,就连简单的散步都会让我整身湿透!

1995年,我得到吉打州双溪大年师训学院录取,在父母的陪同下我离开了家乡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迎新周时,我发现我是整个学院里唯一的天主教徒。当时我就被安排与仅有的几个基督教徒一起,每周都会有个基督教的讲师带我们一同去基督教堂做礼拜。我就这样在那里度过了整半年。学院放假一回到马六甲,我就去神父楼询问有关吉打教堂的电话及地址。

我想去教堂

第一次踏进吉打天主教堂时,我是浑身湿透的。因为我得转两趟巴士,并走一小段路,才能抵达。还记得第一次去到那里时,弥撒已接近尾声了。弥撒完后有个修女走来跟我打招呼,我便跟她自我介绍。在弄清楚巴士的时间后,我每次都提早到达教堂,跟修女们吃了早点后才一起去教堂参与弥撒。直到家人安排把电单车寄去学院给我用时,我就不必再七早八早就起身赶巴士去教堂了。一直到我毕业时,我还是学院里唯一的天主教徒!

毕业后,我被派到彭亨马兰执教。彭亨对于我来说简直是个陌生的地方,但也无所谓,我并不是第一次到陌生的地方了。马兰是个马来小镇,华人并不多。虽然我是被安排在华小执教,但学生却是以异族占大多数。街上只有两三排店屋。这里只有两间两个店面的迷你市场,没有超级市场,也没有什么快餐店,更不用说天主教堂了。这里的华人都是佛教徒,所以我礼拜天都没去教堂。

虽然我那时已拿到了关丹教堂的地址,但我却探听不到确实的地点。当我跟当地的朋友们聊天提起时,我告诉他们我想知道Jalan Gambut的确实地点,因为我想去教堂。

那天聊天时,我只是这么聊起,我并没想到竟然有一个人把我的问题记在心里。他去探听后,就约我去关丹,说要带我去教堂。一听到他愿意带我去教堂,我很感动,就二话不说,坐上他的车了。从马兰去关丹要一个多小时,途中我们聊了很多很多。到了教堂,他也跟着进去。就这样他每个星期都来载我去教堂。

他愿意带我去教堂

他,是天主的安排吧!他就是我的丈夫。当我觉得我也对他有意时,我就借机告诉他我的择偶要求。我要我的丈夫是跟我同个宗教的,我要主日天一家人一起去教堂参与弥撒。在得到他的妈妈同意后,我陪着他上了一年的慕道班。领洗后,我们才参加婚前辅导课程,然后才踏上婚姻之旅。

当然,婚前他已得知我的身体状况。医生曾告诉我,因为我的病情,我是属于较难怀孕的。所以我们已有心理准备,如果我们不能拥有自己的孩子,我们会去孤儿院领养孩子。

婚后一年,当我去例行复诊时,医生告诉我:“你怀孕了!”哇!当时的我当场就哭得稀里哗啦的,我根本没想到我竟然会怀孕!我哭着跟丈夫电话里报喜!我重复了几遍,他才听懂我讲的话。

感谢天主!虽然整个怀孕过程我很辛苦,呕足了8个月,但在女儿出世时的那一刹那,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目前的我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一个疼爱我的丈夫,两个乖巧听话的女儿。我很满足了。感谢主赐给我的一切,我会好好珍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撰文:陈玉环﹙关丹圣多默堂教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