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传教士

716

在马来西亚的天主教会与社会,极少会提到传教士。若偶尔提及传教士,也似乎都是“白发苍苍”的长者,或是历史中的传教士。难到教会没有年轻的传教士吗?而这一个世代,是否还有年轻人愿意成为传教士?

圣保禄宗徒曾给传扬福音者下了这样的定义:“天主的助手”。﹙格前3:9﹚早期的传教士,似乎都得长途跋涉,到一个陌生的国度,以刚学习的新语言,或是透过翻译员,向当地的人民,宣扬基督的福音。这些传教士何尝不都是以年轻人居多?而马来西亚的华人天主教徒,是否有勇气,成为这个世纪的传教士?

天主的助手

在二十世纪来到亚洲的传教士中,有一位举足轻重、令人敬佩的传教士,他就是主徒会的会祖刚恒毅枢机。在他出任教廷驻中华民国的首任宗座代表时,为中国教会的本地化与本位化奠下了基础。刚枢机当年的作为以及对时事的精确判断,为后来的传教工作立下了典范。他后来也把自己的宝贵经验付诸文字,出版了《在中国耕耘》、《往传天国》、《绝望中的希望》、《零落孤叶》、《传教呼声》及《传教之母》等多部与传教有关的书籍。

刚枢机表示:“传教是一件超性的事,应该把它放在天主的神光中来看;但传教士却仍然是一个凡人,不管他是怎样蒙主特选,究竟他离不开人性的重担。因此,他应该每天革新自己,使自己和自己的工作超性化。他不应该贬抑了传教工作的价值,把它当成一件本性的常事来看待,反应尽量把自己的人性,提升到圣召的超性境界。”

刚枢机提及传教士有自己的特殊敌人,那就是:“肉欲、灰心和孤独感。”他引用圣保禄宗徒的例子来打击肉欲:“免得我因那高超的启示而过于高举自己,故此在身体上给了我一根刺,就是沙殚的使者来拳击我。”﹙格后12:7 ﹚

天主的神光

对于打击灰心失望,刚枢机说:“纵然你看不见自己辛劳工作的成果,你也要这样想:‘你给天主献上了祈祷、刻苦、善功和补赎的宝藏;有一天,它一定会产生果实的。’”

至于与孤独的寂寞作战,刚枢机说:“你决不是孑然一身,却有天主同你在一起。你应该热爱圣体,好好地念你的经文……,‘我是一个哨兵,整个教会都看着我,整个教会都在与我一起祈祷、受苦和盼望。’”

对将要到传教区服务的传教士,刚枢机提出三点叮咛:

一、你到传教区来,不是为给你自己找一个安逸的地方,也不是为给你的修会获得一笔资产,也不是为了做一位本堂神父。你天天都要想出一些新方法,去接近那些外教人,必要时,也要加强你的工作。……在花许多的钱,来建筑高大的住所和华丽的圣堂之前,先要设法使人进教。

二、你要非常小心,提防荣誉的诱惑。……你要记住圣方济.沙勿略的榜样。他身为教宗的特使……却徒步而行,贫无所有,穿着很朴素的衣服,显得很谦虚的样子,他的伟大,只在于他有传教的伟大精神。

三、不可强使别人迎合你的趣味,反而要使你自己去将就别人的爱好,正如保禄所说的:“对一切人,成为一切。”﹙参格前9:22-23﹚

对今日的传教士而言,这一切,在答应成为传教士的那一刻就已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