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火锅旁

27

撰文/王安当神父

 

我还记得以前在台湾深造时,与几位同学最喜欢的就是每个月一次的火锅聚餐。当时,台湾盛行着399吃到饱,也就是只要台币399元就可以在两个小时内享受着火锅和烧烤的各种食物。我的几位原住民同学可是大胃王,点了他们的胃穴后,他们犹如七月半的饿鬼出关,食物总是一大盘,一碟紧接着一碟地倒入锅里。店长从旁边几次徘徊着,冒着冷汗时不时盯着这些饿鬼,心里大概计算着要亏损多少。

 

吃起火锅的我们忘记了身形,什么宽阔体胖统统抛到脑后。大家都十分珍惜这一个月一次的火锅聚餐。吃火锅其实也不是什么新鲜的或大件事,不过至少带出来的一个讯息是珍惜有口饭吃,且吃得无忧虑,那是一种的幸福。

 

大概吃火锅也不是现在人才有的吃法。旧约里头的出谷纪,希伯来人在埃及虽然身为奴隶,却不愁没肉锅吃(出十六3)。在这段经文里的肉锅应该是十分珍贵的。这里所谓的珍贵并非是价值的说法,而是在奴隶生活的背景下,还有一口肉吃,简直是一种万幸中的大幸。希伯来人虽沦为奴隶之身,但在某种层度上,埃及人对他们还算是满不错的。

 

吃归吃,最终希伯来人还是期待能够有自由的一天。他们的祖先本来带给了他们很不错的生活,只是若瑟以后的法郎经过几代后,对希伯来人存有危机感,从此改变对待希伯来人的态度,原因就是埃及人在埃及才是真正的主人,不能被希伯来人夺走埃及,因为希伯来人是外来者(Outsider)。

 

天主听见了希伯来人(他们天主特选的民族)在埃及的哀号,於是派遣了梅瑟前往埃及与法郎交涉,命法郎释放希伯来人,让希伯来人到旷野去朝拜天主(出五1)。对当时候的希伯来人而言,能够离开那使人煎熬的奴隶之地,当然是求之不得,越快越好。他们眼前就是要逃离这个人间地狱,因为他们也许也觉得自己的民族尊严该是时候去争取了。无论如何,在出谷纪里,天主最终把希伯来人很成功地脱离了人间地狱,使他们进入了没有身体压力和痛苦的旷野里去。

 

不过,身体的考验脱离了,接下来的就是欲望的考验了。他们在旷野里没有肉吃,於是抱怨了梅瑟和亚郎:“巴不得我们在埃及国坐在肉锅旁,有食物吃饱的时候,死在上主的手中! 你们领我们到这旷野里来,是想叫这全会众饿死啊!”(出十六3)这里有一个值得反省的,就是希伯来人是如何经验天主带给他们的救援呢?天主带领他们离开了奴隶之地,并在险峻的过程中摆脱了埃及人的追捕,难道这一切就因为没有肉锅吃,而向天主抱怨吗?最后,天主在“好心没好报”的抱怨声浪中,依然不舍得去反驳以色列人的忘恩负义,给了他们有肉吃;而且在安息日的时候,他们的所领受肉的分量多得是,以致他们不但可以煮肉,还可以烤肉呢!(出十六23)这个画面简直就是台币399吃到饱的火锅的历史嘛。

 

天主要梅瑟提醒要希伯来人:“我听见了以色列子民的怨言。 你给他们说:黄昏的时候你们要有肉吃,早晨要有食物吃饱,这样你们就知道,我是上主,你们的天主。”(出十六12)可见他们抱怨虽然得逞,但天主未必被认可。不晓得天主的心情是如何的呢?无论如何,天主依然是慈悲的天主,提醒的目的就是要希伯来人意识到生活的祝福是来自天主。天主就好比一位母亲对孩子的包容,“破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熄的灯心,他不吹灭,他将忠实地传布真道。他不沮丧,也不失望,直到他在世上奠定了真道,因为海岛都期待着他的教诲。”(依四十二3-4)天主选定了这民族,就要从他们的生活与文化中,走向世界成为天主救恩的见证人:“我,上主,因仁义召叫了你,我必提携你,保护你,立你作人民的盟约,万民的光明,为开启盲人的眼目,从狱中领出被囚的人,从牢里领出住在黑暗的人。我是上主,这是我的名字;我决不将我的光荣让与另一位,决不将我应受的赞美归于偶像。”(6-8节)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习惯了黑夜,总是害怕明天的到来。”光明带来了很刺眼的光线,将会把在黑暗中被隐藏起来的各种虚伪显露出来,光明要揭露黑暗的各种骗局,尤其是叫人进入死亡,消极的各种状态。希伯来人在旷野里对天主的奇迹采取什么样的信仰呢?或许他们只从梅瑟的身上感受到梅瑟是一位勇敢的政治革命家而已。因此,生活的安逸是希伯来人所向往的目标,但在旷野里这个目标却难以实现。安逸叫希伯来人向往着肉锅,即使生活在埃及人的打压底下,对他们而是也无所谓。

 

那么,希伯来人在逃离埃及和在埃及的考验中,带给了我们哪些反思的空间呢?为我而言,天主祂是真理,生命和道路,最终祂就是要解救我们被禁锢在黑暗中各种导入死亡的监狱里的灵魂,迈向真正的自由。因此,若只求在安逸中生存,实际上也正好就是危机的出现,犹如温水煮蛙,等到我们承认自己的软弱时,可能为时已晚了。天主一直以来都向我们每一个人伸出了手,为的就是引导我们在天主的爱里找到生命的意义。肉锅确实很吸引人,只是为了肉锅而重返奴隶之地真的很值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