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的天使

467

我经常一个人出差。一个人看展会,一个人做采访拍照,一个人吃饭。当然,也经常一个人想家。想我们家那三个已经习惯了妈妈会偶尔“失踪”的小朋友。这些年,出差的频率越来越高。小朋友从一开始的问长问短到后来缩短成什么时候回来,发展成现在的什么都不问。

这是个发生在机场的小故事,而我为此开心了好久好久。那个炎炎的夏日,我归心似箭,很早就到了成都机场。没想到当天要出境的人竟那么多,入口处排了好几排长长的人龙。我随便选了一排,站在一个老太太的后面。

老太太看来很紧张,一直东张西望。直到一名中年男子走到她的身旁,她才安下心来。我并没有存心要听他们之间的对话,可是老太太的说起话来,声音很大。只听那中年男子不停地指着登机牌,不厌其烦地告诉老太太她的登机口就是标示在上头的号码,然后叮咛老太太要记得看机场里的指示牌。当然,更不止一次重复地跟她说如果找不着登机口,就问问机场里的服务员。老太太一直不停地点头,看似是为了让身边的男子放心,其实更像是要确认自己不害怕。

我静静听着,考虑着要不要帮这个小忙。男子眼里藏不住的忧虑和老太太嘴里一句又一句的你放心,顿时成了强烈的对比。就是这个强烈的对比,触动了我心里最柔软的部分。我于是对那名男子说,我的登机口正巧和老太太的一样,说他如果不反对,我可以带着他的老妈妈。他一听,脸上即刻漾起了灿烂的笑容,不停地跟我道谢。接着,才告诉我说,他是老太太的女婿。老太太这回去吉隆坡,是为了探望在那里求学的小孙女。

就这样,我带着老太太,经过了边检和安检。我一个人的时候,路走得飞快。现在身边多了个老太太,我不得不放慢脚步。当然,也学着聆听老太太那似乎怎么说都不完的话。经过书局时,我只能无比留恋地看一眼,不能像以往一样,沉侵在书香之中。

其实先把老太太安置好,回头逛书局的念头一直在怂恿着我。离开登机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足够我一解书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隐隐约约觉得不安,怎么都狠不下心来。尤其她这一路亦步亦趋地跟在我身旁,显得如此小心翼翼,怕自己给跟丢了。

结果我哪里都没有去,就与她在候机室里聊天。老太太告诉我中国民航机规定,70岁以上的老年人出国旅游需要健康证明。她还说这或许是她最后一次出国旅游和探亲,因为她已经80多岁了。她的这番话,顿时让我百感交集。我想到了自己的母亲。想到她曾多次明确告诉我们,她要去探望远嫁美国的妹妹。母亲虽然身子硬朗,可是路途毕竟遥远,我们说什么都不允许她孤身上路。母亲拗不过我们,只能把这个心愿往后延了一次又一次。

我在登机前问了老太太的座位号码。不问还好,一问之下,我简直觉得不可思议。我和老太太的座位不但同排,而且还相连。我思前想后,终于明白,这是耶稣给我的第二次机会。他化身为菜市场里要人给她买衣服的疯婆子时,我虽然认出了他,却选择了跟着家人仓促离开。细心体贴如他,显然了解后来的我会有多么的后悔和懊恼。这一次,他将自己隐藏在老太太身上,在归途上陪伴孤单寂寞的我。

这绝对不是偶然,也不是巧合,而是天主精心的安排。一场我与主的异地相遇。我看来像是那个帮助老太太的天使,而其实老太太才是我的天使。这一路因着她的出现,我得以弥补上次错过对“最小兄弟中的一个”(玛25:40)表达关爱的缺憾。我接待了一个看似无比平凡的人间天使,却得到了一个走出自己的舒适区,与主同行的机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云简为文字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