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单国玺枢机

451

第一次看见「单国玺」这三个字,是在一本名为《献身与领导》的书上。这本书的作者是海德(Douglas Arnold Hyde),而译者正是单国玺,以后我又看了他的另一本译作:《怎样做一位领袖》,作者为凯勒(James Keller)。那是1980年代初期、正值台湾的民主意识高涨的时期,我在天主教台南教区碧岳神学院接受培育时看了这两本书,尔后才知悉单国玺是一位神父,曾担任台北天主教徐匯中学校长及光啟社社长,刚获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任命为花莲教区的主教。

我真正与单国玺枢机有所接触,却是二十年后的事了。那时他已转任高雄教区的主教,并被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擢升为枢机,而我则是在天主教主徒会阳明山总会院担任总会长职,与台湾的主教们时有见面及交谈的机会。我所了解的单枢机为人率直坦诚,言出必行,处事积极,但又不失谦卑。主徒会庆祝修会立案70週年时,我亲自邀请单枢机主礼感恩祭及证道,他很快就答应了。不久后他把证道辞传真给我,并在电话中谦虚地表示若有不妥之处,他还可以加以修改。

2006年初,单枢机缷下高雄教区主教的职务,半年后被诊断出罹患肺腺癌,但他并没有因此而被癌症击倒,仍如常参加教会内的会议。2007年8月,他在高雄展开第一场「生命告别之旅」,透过自身的经历来表达出基督徒对生老病死的看法及人生意义,同时希望能协助非基督徒对基督宗教的信仰有更深一层的认识。我在台北参加了其中一场「生命告别之旅」,听单枢机在台上侃侃而谈,完全感觉不出他是一位癌症末期病患。

「我们的家乡原是在天上,我们等待主耶穌基督我们的救主从那裡降来,他必要按他能使一切屈服於自己的大能,改变我们卑贱的身体,相似他光荣的身体。」﹙斐3:20-21﹚保禄宗徒的这一番话,使人更了解在世生命的意义,那即是朝向永生之路走去。这也是单枢机的信仰,面对死亡,他有很深切的心理准备,因此他说,「在得了绝症之后,我便把『肺腺癌』交给医师,将调养交给自己,将末期肺腺癌交给安宁疗护,把遗体交还大地,把信仰财宝留给心爱的朋友,将灵魂交给天主……。」

单国玺枢机的信仰见证感动了许多人,他受邀到更多的地方去演讲,在往后的5年内举行了219场「生命告别之旅」。2012年9月1日,台湾天主教会为单国玺枢机举行了殡葬弥撒,在他人生最后一场生命告别之旅中播放单枢机生前预录的讲道辞。他感谢大家来参加他的告别礼,并说:「人生的真正价值,不在於他扮演过什么重要的角色,而是在於他如何将该角色扮演得维妙维肖,而能满全大导演天主对整个剧情的佈局,和对每一个演员所有的要求。」他认为,自己一生最正确的抉择,就是选择了基督,做他的精兵。

我在单国玺枢机身上看见了「献身与领导」的典范。

life-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