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安娣篇一:赌气的琪琪安娣

242

出发前,先拨个电话给琪琪安娣﹙非本名﹚。

“琪琪安娣,早!您好吗?”我微笑着在电话这一端说。

“嗯……嘛咁样咯(广东话:不就老样子咯)”苍老无奈的声调。

“我等多半个钟就到你家,您会在家哦?”我礼貌地问。

“我当然在家啦,还可以去哪里?”声调提高了少许。

我弱弱地吓了一跳。哪里触怒她了?

她接着说:“改次你打电话来不用这样子问啦。我跛脚的,可以到哪里去?哪里也不能去啊。还问我在不在家……”

原来如此,可是――“不是啦!安娣,我不是这意思。今天是星期天嘛,您的孩子或许会带您出去吃早餐叻,那我把圣体送去,您就不能领到啦。我只是要确定您有在家……”

“我当然会在。我还可以去哪里?真是!以后你就说:我要过来了,不用问我在不在!”

“好的!安娣。我现在就过去。”我委屈地挂了电话。

以上是我刚给琪琪安娣堂外送圣体不久发生的。琪琪安娣那时年近八十。患了糖尿病,左腿被锯掉一半,穿着义肢。行动不便。属于病老者。堂区为她安排了堂外送圣体服务。因为靠近我家,属于我的服务区。

往她家的路上,老公知道了这回事后替我打抱不平。“好心给她送圣体过去,还给妳这番脸色……”我也无语。

前个星期天我去她家,按了半天门铃都没人来开门。电话也没人接。送去的圣体我只好自己领了。为了让这种情形不再发生,我就这样顺便地“问”了一下。大概就触动到她的敏感神经了吧。

她家在组屋三楼,我乘升降机上去。叮咚叮咚,“安娣,我来了。”

琪琪安娣坐在靠近大门的餐桌旁等我,她缓缓站起身,穿着义肢,慢慢走来铁栅给我开门。

看来怒气是消了,但还不大开心。看见我马上说,“你看我这样,还能去哪里?”

“安娣,您好!”我笑笑。“上个星期天我过来,您不在。我按了门铃很久,打家里的电话也没人接听。”

她愕了一下,似乎才恍然大悟。很快地又理所当然地说,“哦……上个星期天我孩子带我去找亲戚了,很早就出门了……”

“就是咯!安娣,我怕您可能会要出门,所以才问您……”。

“哎,总之我很少出门的啦,像我这样子,怎样出门……”她又重复之前的话。我也不多说了,马上开始念祷文。她也就静了下来。

一段日子过去了,心里的委屈还在。直到在一个情况下,神父说让我们送圣体的老者或病人,都是因行动不便,我们必须尽心替他们服务。又直到有一个时期,我自己患上足底筋膜炎,脚跟很痛,走路困难,让我想起了琪琪安娣。

比起我,她门儿都很难跨出一步,只能闷在家里,闷在心里,动怒也是很正常。人总有情绪的时候。我们这些还能走能跑能跳,就谅解一下吧。爱是恒久忍耐。更何况,我还是把这爱的主人――耶稣圣体送去给她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撰文:蔡传雁﹙吉隆坡蕉赖圣方济亚西西堂教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