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旋风

368

我们家最近刮起了诵念玫瑰经的强风。自外子开始阅读一本好朋友推荐的《Champions of the Rosary》之后,就非常勤于诵念玫瑰经。他不仅自己念,还要我们一家大小跟着念。这对生性急躁,缺乏耐心的我来说,无疑是一种煎熬。

从有记忆以来,经常都会看到祖母和姑妈手持玫瑰念珠,口里念念有词。那时候她们的面容尤其祥和宁静,仿佛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然而,这样的一个优良“传统”并没有在我身上传承下来,当然就更别指望我把它“发扬光大”了。身为摇篮教友的我说来还真惭愧,我是最近在外子的带领下才真正弄清楚了诵念玫瑰经的方法。然而,弄懂是一回事,身体力行又是另一回事。偏偏外子很认真,他要我们每人轮流带领,不准我们快速含糊,必须心无旁骛地把经文念得清清楚楚。每一次,他都会耳提面命地提醒我们去深入默想各端奥迹。更绝的是他从不放弃“洗脑”的机会,睡前一定给我报告他的阅读心得。他一天没读完那本书,我就一天别想耳根清静。有好一阵子,我仿佛连在睡梦中都能隐约听到有人在诵念玫瑰经。

深入地默想各端奥迹

玫瑰经是敬礼圣母玛利亚的祷文,当然也就与圣母密不可分。事实上,说起我与玫瑰经的关系还真是千丝万缕。似乎打从我出生开始,就注定了要与它纠缠一辈子。先说我的圣名好了,或许是因为我是10月宝宝,10月是玫瑰月,我的代母自然就联想到圣母玛利亚。也或许在我诞生的那个年代,玛丽这个名字最受欢迎。由于受欢迎,自然也就变得普遍起来,只要随便到教堂喊一声玛丽,最少也会有10几个人回头。我为此甚至曾兴起更换自己圣名的念头。更何况,玛利亚的温柔、仁慈、顺服以及将自己生命全然交托于主的那份坚定,更是我扪心自问也忘尘莫及的。此外,多年来我最怕的莫过于办和好圣事时,神父要我做的补赎是诵念一串玫瑰经。

然而,天主并没有就此就罢休。我为了挑选代女的领洗礼物而忙碌不已,除了上网搜寻,几乎把城里的精品店和圣物专卖店都给逛翻了。从圣经、灵修书籍、影音产品、圣像、十字架、玫瑰念珠到各种摆设和服装饰物,无不仔细考虑和逐一做比较。好不容易决定下来,开心地交到她手里。接到礼物后的她虽喜形于色,却不忘提出她希望我教她诵念玫瑰经的要求。我这一听差点没晕倒,原来天主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先是外子,再来是我的代女。

个性比较男性化,有三个儿子的我,其实从不曾因没有女儿而觉得有所缺憾。当朋友请我当她女儿的代母时,我会一口气答应是因为我曾陪伴她慕道,见证了她的领洗和灵命的增长。当时我并没有意会到这是天父特别给我们“送”来的女儿,直到我的代女告诉我她的中文姓名。她名字里的晴字,正是我怀孕时为未来女儿准备却始终没机会用上的。“天主,你的策略,对我何其深奥!你策略的总数又是何其繁浩!”(咏139:17)

认真学习诵念玫瑰经

所谓言教不如身教,为了我的代女,我开始认真学习诵念玫瑰经。虽然我还无法做到像外子如此热衷投入,但我已经不再排斥和害怕诵念它。过去的我喜欢收集各式各样的玫瑰念珠,现在的我还是一样。不同的是,我已经深刻了解到外子说的:再精致再美丽的玫瑰念珠如果不曾被我们好好用来做祈祷,那么就只是装饰品。我当然不能把自己的玫瑰念珠变成装饰品,就好像我不能只是当一个挂名的天主教徒。我要努力“活出”我的圣名,学习圣母玛利亚瞻仰着耶稣来生活,珍存和反复思想耶稣所说的每一句话(路2:19)。

而玫瑰经正是主耶稣一生的缩影,也是圣母陪伴耶稣所走过的道路。尽管每一次的诵念对我来说依然需要许多的耐性与坚持,也仍无法把它变成一种日常,但它对我来说绝对是一种灵修操练,需要身心灵的全然投入。我知道,以我现在的“层次”还不足以铸出一把打败魔鬼的“玫瑰宝剑”。可是,从过往的抗拒逃避到如今愿意尝试的多年岁月里,天父对我的耐心守候与引领,却让我感动不已。

啊,芥子心福音传播中心庆祝25周年时,我参与了献神花(五端玫瑰经为一朵)的活动,承诺为她的福传工作献上20 串玫瑰经。如今转眼已经兩年,却仍欠17串。真不好意思,我得快马加鞭才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云简为文字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