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会內我们是一家人

217

在吉隆坡国际机场与家人和朋友挥手道别的场景,记忆犹新。那一刻,五雷轰顶般,我才知道我将自个儿面对接下来的日子。飞机起飞了,眼看着灯火通明的吉隆坡离我越来越远,最后消失在视线里,四周围都是黑压压的云朵。

我到英国诺丁汉大学做交换生也有一个月了。当然,我也渐渐习惯了每天踏出房门就宛如踏入冰箱似的天气,还有那听得明白却好难模仿的英文腔在耳边绕着。虽然如此,感谢天主,我依然能在这异地天天与祂相遇。

在异地天天与祂相遇

诺丁汉的人口不多,是个安宁的城市,当地人都喜欢在周末时,悠闲地带着一家大小到邻近的公园散步。因它的宁静,我有很多默想、反省的空间和自由。

令人非常期待的是每个星期日的到来,因我又能到当地的教堂去参与感恩祭。还记得第一次参加座落在城市里的圣巴尔纳伯主教座堂,我就被它那古典式的装潢给吸引住了。教堂里面的结构有点儿像吉隆坡玫瑰堂或者马六甲的圣伯多禄堂,唯一不同的是所有的雕刻、圣像都金光闪闪的,也许是教堂用了金色作墙漆的原故吧!

我发现祭台后面摆了几张长椅,不晓得是什么用处呢?我常同一位也是来英国做交换生的朋友参加早上10点的弥撒,可有一回,我们心血来潮去参与了11点的。那天我们才终于明白那些长椅的用处。原来,这是一台拉丁文混英文的弥撒,而那些长椅是给歌咏团员坐的。他们的歌咏组唱着古老的拉丁文经曲和圣歌,谐和的声音能让人神魂超拔。向来喜欢听合音的我兴奋不已。不但如此,正因为拉丁文能带来神圣和严肃的气氛,我能更快进入祈祷状态,尤其是在领了圣体后。

开学的第一个星期,所有大学学会都努力地宣传、招会员。我老早就决定好要加入天主教学生学会,所以就到他们的摊子报名去了。除了要认识及体验当地的天主教学生是如何活出信仰之外,我其实有要“偷师”的目的,想看看有什么好主意可以带回国,分享给堂区的青年。

深深体会合一的意境

我于10月21日参与了学会在大学的主楼(Trent Building)举办的一台“国际弥撒”,甚至加入了他们的歌咏组。在这台弥撒中,我们以各国的语言唱圣歌、恭读圣言等等。每个学生都有机会给歌咏团团长一些歌曲建议,我提出了“ Bersatu Kita Dengan Tuhan”的马来圣歌。只可惜它的歌词较长,团长认为大家无法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学好这首歌,因此没用采用。而早在几天前我们开始练习弥撒歌曲时,我已从中学会了几首法文、德文和缅甸语的圣歌,也成功和好几位国际学生打成一片。

国际弥撒当天,大家唱着各语言的歌曲齐心朝拜天主的场景,我深深体会到“合一”的意境,因为不论我们来自世界的哪个角落,教会的做法和教导都是统一的。

我深信那一刻,我们这般国际学生的内心是喜悦的,因为我们知道无论去到天涯海角,我们都是天父的宝贝,都属于教会——我们的大家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撰文:张心旋﹙吉隆坡蕉赖圣方济亚西西堂教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