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爱上回忆

515

我自懂事的时候,就成为圣方济亚西西堂的华文教友。

犹记得每个星期日到教堂参加弥撒时,我总会要求坐最靠近祭台的位子,因为我非常喜欢注视苦像。我有时候甚至认为这就是悬挂在十字架上的耶稣本身。祂下垂的眼睛,苍白的肤色,还有那从祂额头流下的血……,一切都太真实了。我拜访了那么多间教堂,总认为他们的苦像都不及本堂的如此栩栩如生。

七岁左右时,爸爸带着我们三姐妹参加歌咏练习。我们每星期二晚上8时就乘车到教堂去。唱歌是我们的嗜好,所以练习的当儿我们总唱得特别大声,大人都称赞我们呢!除此,我小小的时候已渴望在弥撒时弹琴,让教友们随着琴声而唱起圣歌。因此,在10岁的时候,我正式成为弥撒的司琴。直至今日,虽然几乎每隔一个​​星期就轮到我服务,我从不感到很压力。我知道:我把自己奉献给恩赐我才能的那一位。

前些日子本堂神父宣告说今年十月,扩建本堂的计划正式启动。我好兴奋,等了7年多,这一天终于要来到了!神父话音刚落,不晓得是什么让我双目转移到苦像,心中忽然掀起了一波一波的涟漪。

huiyi_02这间已有多年历史,它的装饰带给人一种朴实却不失典雅风味的圣殿……,这都要消失了吗?他们会保留这十字苦像吗?主日学的学生能照样上课吗?扩建的时期,我们该到那一间教堂去参加弥撒?我还能继续弹琴吗?心里有好多的疑问。

教堂的每一个角落都有我们的足迹。我和姐妹、青年团的朋友都在这里长大。如今整个教堂将会变得焕然一新,我真的很舍不得啊。我猜,扩建及装修后的教堂会让我不习惯,而且相信那时候会有更多新的面孔出现。

仰望着苦像,我在心中祈求天主降福这项非常大型的工程。让所有本堂的教友们能度过、熬过一切即将面对的困难。我们无法预测未来,但我们可以完全交托给祂。

无论被遣发到哪一间教堂都好,我们都是一体,尽心尽力地为主服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张心旋为雪兰莪州圣方济亚西西堂教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