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体验青年团领袖工作营@手扎

130

那是2018年的5月下旬,在进营之前,我的心情其实是低落的。由于前一天晚上的失误,我没能赴练习赞美敬拜的约,而第二天早上又迟到了,没能参与弥撒,导致我很自责内疚。但是当我看见营员们,你们那充满活力的样子彻底激励了我。头上原本密布的乌云都被你们的笑脸和热忱所拨散。

“安全、团队、最后是感受。”这是工作营主讲人主徒会会士黄大华神父,在进行第一个团队体验前所订的规则。

第一个团队体验是一个小游戏――不借助手的力量与整个团队一起站起来。一开始只是两个人一队,后来人数渐渐增加至全体营员都要一起站起来。我们花了很多时间讨论对策,黄神父在一旁也给了些暗示,终于以背靠着背,手勾着手,倚靠彼此向内施力的力量站了起来。成功的那一瞬间我很喜悦充满我的心灵,我感受到团队强大的力量,也感受到团结是多么重要。

人在荒岛――当文明碰上暴力

午餐过后,黄神父让我们观赏了一部电影――《苍蝇王》它讲述一群落难的少年空兵们漂流到一座荒岛在没有成人的引导下建立起一个脆弱的文明体系。最终还是在抢夺权威和意见分歧下决裂,文明被野蛮和暴力取代。整个团体变得乱糟糟,弱肉强食的概念笼罩着那个团体,直到后来救援兵的到来才让他们醒悟。

电影后的分享中,每个人都提出各自的想法。有人说男主角很努力的顾全大局但却忽略了反叛者――Jack想狩猎野猪的心声;有人说这群孩子很没有人性;还有人说这群孩子已不再是单纯的孩子,他们被魔鬼诱惑着。我提出了反叛者的号召能力很好及其中一位软弱的角色――小胖勇于表达自己的懦弱。我们的顾问却提出Jack并不是有号召能力,而是用食物的诱惑来拉拢孩子们,最终霸权,带领其他孩子们对付主角一群人。

晚餐前,我们进行了另一个团队体验――从三个不同大小的呼啦圈中选择一个,由一位成员拿着呼啦圈,然后整个团队手牵着手一起钻过该呼啦圈。难度逐渐增加,从不能碰到身体部位、不能说话、戴着眼罩、两人三足,到最后还选择了最小的呼啦圈钻过。同样,我们花了很多时间讨论对策,场面一度吵吵嚷嚷,直到黄神父禁止我们说话才有了清静。但事实上少了那些讨论,我们的速度变得更快更有效率,还更容易钻过。

晚餐后,我们被分成了四组,讨论整个青年团的架构、宗旨、是否要合并三种青年等问题,并写出及画出架构图。

在动中有静――有平安也有喜悦

晚上,黄大华神父主持了朝拜圣体礼仪。当黄神父举扬圣体时,我的心跳加速仿佛要发生什么,但其实内心很平静、很安心、很喜悦。祈祷了30分钟时,我把一切生活中的困难、青年团的困难都诉说给主听,把一切交托给祂,祂将带领我们走向正道。

隔天早上吃完早餐后,我们继续昨天的讨论,并轮流呈现各组写的东西。由于要参加弥撒而中断了一下。弥撒后,黄大华神父分析了各组的想法,总结成一个完整的架构、方向及宗旨。

最后一个活动是第三个团队体验――我们一整个团队需从一个大格子(用胶带在地上做标志)跳到另一个对面的小格子里。同样的,难度逐渐增加,小格子的面积慢慢缩小,要带“过河”的东西也越加越多(黄神父让我们拿着各种东西从大格跳到小格)。经过了两次团队体验,我们还是花了很多时间讨论对策,但其实只要跳过去,只要有所行动,就可以了,根本无需做过多的讨论。这些讨论所浪费的时间还比完成任务时所花的时间还要多,因此终于在最后的团队体验中我们领悟了这个很重要的道理,因为这也是青年团一直以来有的问题。

经过这短短的两天一夜,我看到了这个团队的优缺点、需改进加强的地方,团队所需要的精神、态度,青年团未来的方向还有每个人的优缺点。这两天一夜虽短,但却让我领悟很多、很深,相信其他团员也是如此。感谢黄大华神父的带领,感谢主的引领,使我们更懂得如何在团体内一起成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撰文:李馨﹙大山脚圣妇安娜堂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