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恒毅与石头信(中)

332

%e7%9f%b3-b22)联络会士

刚恒毅特别通过在罗马读书的主徒会士,与修会保持联系。曾在罗马圣经学院研修圣经课程的王宠泉神父(1911-1985),就曾在传信部担任刚恒毅的秘书。在新出版的《刚恒毅书信集》,刊出了1942年7月25日王神父写给会祖刚恒毅的信件中写道:

“您的主保日就要到了(7月28日圣柴尔索),我的思绪回到了爱玛坞会院。……现在让我回到爱子孝心的情怀,这是作为华人来讲最重要的品德,所以我必须在这一喜乐的节庆有所表示。……明天是主日,我会举行两台弥撒;我将第二台弥撒献给您可敬的双亲的在天之灵;在圣柴尔索节日的当天,我会为您敬献弥撒。我记得去年7月28日,在前赴穆尔黎之前,我在梵蒂冈墓室碧岳十一世的棺木前为您敬献了弥撒。正是碧岳十一世为中国福传的革新设定了蓝图,而您以十年的汗水将其实现。

“今年,鉴于不可能有来自中国的祝贺,仅让我代表我们所有的会内弟兄致敬。我们对您的敬爱之情,不需要用言语来表达。圣伯铎的话语足够了:主,你知道……,因为父亲明了且真切地体验得到儿女的情怀。然而我们希望不仅以言词,而且特别以实际行动,来表达我们的孝爱之情。宗徒们有一天问主耶稣:‘我们舍弃了一切来跟随你,我们将有何所得呢?’可是我们却除了希望工作,为整个中国的皈依而工作外,不指望从我们最可敬的会祖身上得到什么其他回报。

“为中华皈依服务是我们修会的首要目标,准确地勾勒出我等圣召的架构,因为这是一个为了您曾深爱并将永远以超然无私之情深爱的我们可爱祖国的无比善工。我认为,我们修会的成立正体现出您对中国的永恒爱情。现在让我偕同在水一方的亲爱主徒弟兄们,向上主呈上热诚的祈祷,天主充沛地赐给您使圣教和平广扬壮举所需的一切恩宠。”(Il ritratto segreto del Cardinale Celso Costantini,404-406页)

3)财力支援

%e7%9f%b3-b1在新出版的《刚恒毅书信集》中,刊出了1953年1月21日刚恒毅枢机写给其家乡佐普拉市长(Pio Beltrame, 1913-2012)的感谢信,感谢他率众参与擢升枢机大典,并表明将把献金十万里拉捐赠给充满福传热火的主徒会士。“十万里拉的献金将捐给我在中国创立的主徒会,其中一名曾在罗马读书的会士在台湾担任台北教区总主教,使很多人皈依信主。”(Il ritratto segreto del Cardinale Celso Costantini, 514页)

在1957年12月23日,刚恒毅写给一个比利时出版社编辑的信函中,在授权出版他的一些作品的法文版后,这样写着:“如果你们可以给主徒会一个捐款,我将非常高兴。”(教区档案馆)

在给一位美国神父RG Bandas的信中(1958年3月30日),刚恒毅写道:“我收到了您的信函及1000美元。非常感谢您的捐助,我会将其用于主徒会修院,那是我在中国创立的修会。不久即将出版我的另一本新书《维护圣教艺术》。一旦出版,我会给您寄去一本。”(Il ritratto segreto del Cardinale Celso Costantini, 621页)

4)安排出路

在刚恒毅给主徒会总会长,也是台北总教区郭若石总主教的信中(1958年7月20日),这样写着:“亲爱的主教,在你总教区及台湾服务的主徒会士的喜讯使我不胜欣慰。这在某种程度上弥补了在中国大陆令人悲哀的情形。在我这里的三位主徒会士都还好,他们表现得也都不错。马(海声)神父近日就要出发,我给了他100美金,也与圣善的吉隆坡温达根主教(Vendargon)谈过此事。他对主徒会士充满了善意。如果你想建一所会院,是非常好的时机。我们可爱的修会有必要在服务的地方扎稳脚跟。菲律宾宗座大使文主教给我带来好消息。卡达巴托(Cotabato)教区的主教答应给我们一个堂区,我认为很好。……如果你愿意,就着手行动吧。”(教区档案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为主徒会会士张思谦神父